|时间2017年11月28日  | 浏览541 次   | 出处:赣榆报    | 作者: 徐进运  | 字体颜色:    【字体:放大 正常 缩小】 

项圈

   入伍前,莹子是一家服装厂的模特,本来做着名模梦的她却被威严的军装吸引住了……
  新兵连结束后来到海南三亚市,莹子满以为这下可以放松一下,至少不像新兵连那样惨,然而一切不如她所愿,连队里每天都安排队列训练,天气热倒不讲,可面对着那个整天绷着脸的班长,莹子心里酸酸的。
  这天奇热,队列训练科目还没完成一半,莹子她们身上的作训服都湿透了。休息间隙,挥汗如雨的女兵们嘀咕着:“班长是失恋咋的,穿着作训服训练不就行了,衬衣还打领带,毛病!”
  “不会吧,昨晚她还拿着男朋友的照片左看右看的。”
  “穿啥作训服,我看白色的军装不是挺好的嘛,多凉快呀!”
  “外行了不是,班长已经够照顾我们了,没让我们扎腰带,看一看人家男兵,训练时还外着扎腰带。”
  “不管怎么说,我就是怕热!”莹子听到这,冒出一句。
  “莹子,以前你是模特,有没有‘消暑’的办法?”站在最后的秀子扯着嗓门冲着莹子叫着。
  “小声点……”莹子边比划边看着旁边的班长。当天晚上,秀子站在宿舍门口,观察着隔壁房间的动静,那里住着班长。
  第二天训练时,莹子和秀子看着身边大汗淋淋的战友,偷偷地笑了。正当她俩从内心里感到骄傲和自豪时,文书气喘吁吁地跑过来说:“王班长,刚才基地首长指示,天气太热,训练时可以脱掉作训服,着制式衬衣就可以了,但必须打领带。”
  “听命令!脱掉作训服,着制式衬衣继续训练。”伴随着班长的话音,刚才还偷着乐的莹子和秀子低下了头。
  “你们俩咋不执行命令?”除了她俩,别的女兵已经脱下湿透的作训服。
  “班长,请你到我们房间来一下好吗?”莹子低声地说。
  “你们俩搞什么鬼!”班长如此说着,但还是跟着莹子回到宿舍。
  当莹子脱掉身上的作训服时,班长乐了:原来她俩的制式衬衣剪得只剩下一个领子,像个项圈围在脖子上,红红的领带耷拉在胸前,无精打采。
  “难怪你们俩今天没有出汗,聪明反被聪明误吧!”班长摇了摇头笑了。这是莹子看到班长笑得最高兴、最灿烂的一次。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
·专题1信息无

·专题2信息无
 
 · 母爱如天———一位母亲13 [3206]
 · 区领导参加义务植树 [2912]
 · 残障儿童抢救性康复实现全覆 [2816]
 · 城市建设实现“开门红” [2806]
 
 相关文章:

·没有相关文章

相关评论:(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相关评论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