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时间2018年5月17日  | 浏览60 次   | 出处:赣榆报    | 作者: 徐向阳 曹晓东  | 字体颜色:    【字体:放大 正常 缩小】 

田江英:为了孩子,别人笑我愣也没啥

 

  “我在服装厂上班,每个月能收入近3000元,早中晚都能按时接送孩子,工作和带孩子两不误,这都多亏了田园长。”提起现在上班和孩子上学的事,班庄镇新集村妇女王佩佩是一个劲地赞叹:“田园长为咱们想的实在太周到了!”
  这位田园长,就是班庄镇水利站职工田江英。早在1999年,她就在班庄镇新集村创办了世纪星幼儿园。在当地村民的心目中,田江英既是大能人,更是大善人,多年来她的爱心善举给山区困难家庭的孩子带来了春天般的温暖。
  幼儿园刚办那几年,没什么名气,每年田江英都要到周边各村作招生宣传。2011年7月的一天,当她来到廖沟村时,发现了大街上有两名赤身裸体的孩子,正在垃圾桶里捡东西吃,她的泪水忍不住流了下来。从村民的口中,她才得知这两个孩子是弟兄俩,5岁的哥哥叫廖善钦,3岁的弟弟叫廖子轩,他们的母亲已经去世,父亲廖举贵患尿毒症卧床不起,由于没有人管,他们经常会偷村民家的东西,被抓后,无论人家怎么打他们骂他们,他们都不哭不喊,只是用双眼呆呆地盯着别人,因此大家都叫他们“小愣孩”。田江英很同情两个孩子,萌生了收养他们的念头,并得到了丈夫的支持。第二天夫妻俩开车来到廖沟村廖善钦的家里,看的屋内空空如也,孩子的父亲廖举贵躺在床上,挣扎着勉强坐了起来,当他听清了田江英的意图后,浑浊的双眼流下了感激的泪水。田江英拿出带来的米、面、菜,做了一顿饭。吃过饭,她把两个孩子带回家,给他们洗了澡,穿上买来的新衣服。两个孩子顿时容光焕发,喜笑颜开,没有一点“愣”样子。
  从此,两个孩子以田江英的家为家,并从她那得到了久别的母爱,“园长妈妈”成为兄弟俩送给她的新称呼,而田江英却因为收养了两个“愣孩子”,得到了“愣妈妈”的“美称”。如今在田江英的细心呵护下,兄弟俩得到了健康成长,孩子上完幼儿园后,被她送到抗日山少年军校上小学,所有费用全由她负担。前不久,廖善钦一位在无锡的亲戚找到田江英,想通过民政部门,把廖善钦和廖子轩过户给她,被田江英婉言拒绝。她说:“我既然抚养了这两个孩子,就会一直负责下去,直到他们上大学,找到工作。”
  其实,喊田江英“园长妈妈”的远不只是廖善钦兄弟俩。自创办幼儿园以来,她就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照顾留守儿童、困难家庭,几年来她共赞助了40多个孩子,对家庭困难的孩子都给予充分的照顾,有的学费、生活费减免一半,有的全免。2014年,她在窦洪爽村招生,得知窦浩学、窦浩英、窦浩祥姐弟仨的母亲是弱智,一次走失后再也没有回来,他们和父亲一起生活,而父亲常年精神不正常,生活十分困难,便主动来到他们家,将姐弟仨接到幼儿园,象自己的孩子一样,抚养起来。现在,姐弟仨虽然从她幼儿园毕业,到夹山小学上学了,她不但给他们交了学费,而且每到节假日,她都会带上礼品去看望他们,有时还把他们带到家里,给他们做好吃的。
  “双进双促”强区富民大走访活动中,田江英在走访过程中发现,农村许多家庭年轻夫妇多数外出打工,孩子都由爷爷奶奶带。由于爷爷奶奶年纪较大,致使一些留守儿童管理方面不到位。加上“隔辈亲”的原因,许多爷爷奶奶对孩子比较溺爱,造成许多孩子比较任性,特别不利于孩子成长。走访中,许多农村妇女向田江英反映,由于家庭困难,她们不得不放下孩子外出打工,虽然心疼孩子,却十分无奈。作为一个幼儿教育者,这些反映对田江英触动很大,于是她萌生了新的创业念头。
  经过仔细调研,田江英决定创办一个服装厂,并专门吸纳园内学生家长就业。于是,她在镇党校附近租了一个厂房,购买了40台机械,办起了服装厂。并规定,凡是到服装厂就业的学生家长,在园内上学的幼儿,减免一半学费。为了方便家长接送孩子,服装厂并不象别的企业严格规定上下班时间,而是以计件形式发工资;同时,只要学生家长在厂上班,每个星期六和星期天,都由幼儿园帮助免费照顾孩子。这此规定得到了学生家长的大力响应,工厂一开工,就招满了40个工人。王佩佩原来在苏州服装厂上班,虽然比苏州工资低,但是她还是特别满足:“虽然少挣点,但是天天能和孩子在一起,我心里感到踏实。”据了解,由于厂房限制,田江英又接受了学生家长的建议,以来料加工的形式,在介沟村开设了一个加工点,有10多名家长在加工点上班。“虽然在家里接点活干,比外出打工少挣了一些,但是我天天能够亲自带孩子,能使孩子享受到亲情的关爱,对孩子健康成长有好处,我还是十分感谢田园长。”提到现在的工作和生活,在介沟加工点上班的李艳梅同样对田江英充满感激。
  时至今日,再谈起多年前“愣孩子”“愣妈妈”的事,田江英也向笔者说出心里话:“当初看到廖善钦、廖子轩兄弟俩偷偷摸摸,我也和人们一样,认为他们是坏孩子,但是当听说两个孩子曾经到村卫生室偷药给爸爸吃的时候,我被深深地震撼了,这两孩子偷偷摸摸,并不是本质坏,是为生活所迫,而因没钱去偷药给爸爸治病,则更显得他们的纯真,因此也更坚定了我收留他们的决心。”
  “我不高尚,也没有野心,就想通过自己的努力,为山区的孩子创造更好的学习条件,能够得到像城里孩子一样的教育;就想尽自己最大的力量,帮助需要帮助的儿童,让他们的心灵少一分黑暗,多一分阳光。”田江英坦言,她的心里只有一个信念:村里青壮年劳力都外出打工了,孩子们在家爷爷奶奶教育不了,哪怕是给人家免费带孩子,也看不得他们每天满街跑,这正是她开办世纪星幼儿园、开办服装厂的初衷。“虽然我不能保证孩子们将来能有大出息,但是我最起码能从小教他们如何做人,到大了也不致误入歧途,就算别人笑我愣也没啥。”田江英说。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
·专题1信息无

·专题2信息无
 
 · 母爱如天———一位母亲13 [3206]
 · 区领导参加义务植树 [2912]
 · 残障儿童抢救性康复实现全覆 [2816]
 · 城市建设实现“开门红” [2806]
 
 相关文章:

·没有相关文章

相关评论:(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相关评论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