区外媒体看赣榆

青口十八勇士:热血军魂的故事

发布日期:2021-04-20 09:10 来源:新华日报 作者:新华日报 点击:


  “80年了,1941年3月26日,八路军的十八勇士就是在我们青口镇火叉巷这片老城区浴血战斗的,我们纪念馆2017年落成,选择3月26日开馆,纪念这个难忘的日子。”连云港市赣榆区老城区青口镇火叉巷附近,街巷狭窄,青口十八勇士纪念馆用了镇政府的一个院落,在当年战斗的纪念地上建成。4月2日,接受记者采访的兼职讲解员刘汶艳,是青口镇民政办的一名工作人员。场馆不大,讲解员也是兼职,但是她在向记者介绍情况时,语气里充满了自豪和深情。


战旗

你为什么美如画


  纪念馆一进门,就是“青口十八勇士”荣誉战旗,鲜艳夺目。2015年9月3日,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仪式上,70面荣誉战旗迎风招展,一面写有“青口十八勇士”的战旗,紧紧挨着主战旗“狼牙山五壮士英模部队”,由受阅部队将士高高擎起,昂首阔步地走过天安门广场,接受习近平总书记和全国人民的检阅。

  “在全军那么多英雄群体里,青口十八勇士战旗能够处于这样的位置,证明她在我们国家拥有独特的地位,值得我们不断去追寻、梳理。”连云港市委党史办党史编研处处长、四级调研员姜龙才告诉记者。

  1941年3月19日,深入敌后的八路军115师主力部队,为打通从海上与华中、胶东抗日战场的联系,115师教导2旅和山东纵队2旅联合发起青口战役。战斗历时一周,歼灭敌军千余人,取得了八路军主力东进滨海抗日的首次大捷。这场战役也是我军建立以赣榆为中心的滨海军区的第一战。战斗收尾阶段,担任掩护任务的六团一连机枪班班长原飞友等18名指战员为牵制敌人,最终被围困在青口火叉巷的一个院落里,与敌军展开了殊死搏斗。

  1941年3月26日拂晓,我军把敌弹药库运空后撤出,教导2旅6团1连机枪班七班长原飞友带着战士们掩护主力撤退时被敌人包围。边打边跑,原飞友带领战士们转移到青口火叉巷的一个院子里。这时,东边院子也传来断断续续的枪声。他们判断:“这一定是兄弟连的同志!”于是打通院墙与他们取得联系。原来一排长赵本源和他带领的二班同志也未及时撤出,被困在院内,两个班汇合在一起共18人。

  天亮了,日伪军越聚越多。血战竟日,8名战士壮烈牺牲。赵排长受了重伤,招呼原飞友过来,紧紧握住他的手说:“硬拼不是办法,你们要想办法出去!”说完,赵排长高呼:“中华民族解放万岁!中国共产党万岁!”用最后一颗子弹自尽了。二班副班长断了腿,怕自己拖累了其他人,也开枪自戕。夜幕降临,仅剩的8位勇士弹尽粮绝,分散到老百姓家藏起来。日伪军搜查时,为了不连累乡亲们,原飞友领着战士们冲出来,和日伪军厮拼,最终力竭被俘。

  “老六团”团史记载:教导2旅6团1连原飞友等18位指战员奉命掩护主力转移,后与日寇血战竟日,大部战死,仅一人生还。战后,红1连被授予“青口十八勇士连”光荣称号,沿用至今。


其实

战斗仍在继续


  其实,还有8位勇士当时没有战死,他们被俘后,新的战斗仍在继续。

在青口日伪据点,残暴的敌人把8名勇士捆在了柱子上,放狼狗去撕咬。凶恶的狼狗一口一口地撕下勇士们的皮肉,他们的身上已经血肉模糊,却没有发出一声呻吟。敌人牵走了狼狗,又用铁棍、竹棒凶狠地敲打勇士的头部和身躯……整整六天六夜,他们每天都要受到两次毒打和拷问。

  据点的敌人一无所获,把他们押送到了新浦日军宪兵队。面对审讯,勇士们破口大骂,坚决不交待所在部队番号和首长姓名。日军对他们严刑拷打,依然毫无所获,最后决定将勇士们活活烧死。这天晚上,8个战士分别捆绑在两个木桩子上,准备第二天行刑。

  “他们哪里想到,你们临死前还是那样勇猛,能够挣断钢丝铁绳。”——这是《战士报》记者白刃后来的记述。夜深了,孟兆阁忍住钻心的疼痛,终于挣脱了双手,把捆在身上的铁丝解开。接着原飞友、李会元、孙玉坤也被孟兆阁解开。正当他们想去解救其他四个人时,鸡已叫了。“你们快点走,天亮了一个也逃不出去,快走!”在战友们的再三催促下,孟兆阁等四人趁着日军巡逻换岗的空隙逃了出来。没有跑掉的马培元、孙洪太、何北生、张秀格四位战士被敌人杀害。

  英雄的事迹,主要来源于115师政治部《战士报》记者白刃的记录。他采访孟兆阁和李会元写成《十八勇士》刊登于《战士报》。1943年8月1日,山东军区和滨海地区机关在莒南县坪上村举行检阅大会,在大会主席团中,白刃再次见到了李会元。怀着满腔热血和对战士们的无限思念,他又创作了叙事长诗《敬礼!亲爱的勇士》,发表在当年9月的《战士报》上。

  原飞友的伤势太重,脚趾也被鬼子皮鞋踩烂了。孟兆阁扶着他勉强走了一会儿,也扶不动了。原飞友对孟兆阁说:“我走不动了,孟同志,你一个人回去吧。这里离鬼子很近,会被敌人追上的,咱不能都落在敌人手里!”孟兆阁这才含泪答应。与班长分手后,孟兆阁找到了自己的队伍,被送到后方医院。出院后,他重返战场,不幸于1944年在石沟崖战斗中英勇牺牲。机枪班长原飞友在与孟兆阁分开后,顽强爬行,最后在青口附近被我地方工作同志发现,把他抬回后方。到达医院的第二天,他因伤势太重牺牲。

  据白刃记录,李会元、孙玉坤几天后回到部队,但他们和原飞友、孟兆阁的英名,如今都被镌刻在抗日山烈士纪念碑上,牺牲情况不详。


寻找

是为了更加深刻的记忆


  青口战役后,6团1连被命名为“青口十八勇士连”。连云港市赣榆区史志办副主任尹士洁介绍,受限于当时的历史条件,青口十八勇士只有9位烈士的名字得以记录,他们是:孟兆阁、赵本源、原飞友、马培元、孙洪太、何北生、张秀格、孙玉坤、李会元。十八位战士,要么战死,要么在遭受严刑拷打的情况下,凭借惊人的毅力返回部队,他们展现了视死如归、宁死不屈的民族气节,不畏强暴、血战到底的英雄气概,百折不挠、坚忍不拔的必胜信念。青口十八勇士于2020年被授予了“国家级著名英雄群体”的荣誉称号,人们将永远铭记烈士们的丰功伟绩。

  2019年4月,连云港市委党史办牵头,发起“为‘青口十八勇士’寻亲”大型新闻行动。经过艰辛的努力,在山东省平邑县成功找到了“青口十八勇士”之一孙洪太烈士的亲人。整个寻亲的过程采取视频实时直播方式,吸引了广大热心群众的积极参与,当天视频点击量突破32.5万次。鲁南、苏北地区很多烈士的后人来到赣榆,寻找自己的亲人,寻找本身也是一种慰藉。

  “我们在寻找十八勇士,部队也在寻找十八勇士。”在青口十八勇士纪念馆,刘汶艳指着一辆坦克模型告诉记者,这是2017年3月纪念馆开馆时,“青口十八勇士连”战士丁辉送来的。“九三”大阅兵,丁辉驾驶着第一辆99A式主战坦克驶过天安门广场,他用这个坦克模型来表示对老部队前辈英雄的尊重。

为什么苏北、鲁南普通的农家子弟到了部队变得这么勇敢?连云港市赣榆区史志办副主任陈博林告诉记者,因为这是一支了不起的部队:十八勇士所在的教导二旅6团,是一支光荣的“红军团”。她是彭德怀平江起义团,抗战后被编为八路军115师343旅686团,首任团长李天佑,先后参加了平型关等战役战斗,战功赫赫。686团随115师师部挺进山东敌后,1940年10月被编为教导2旅6团,后随旅部挺进滨海地区。因建团早、战功大,被滨海老百姓亲切地称为“老六团”。抗战后这支部队转战东北战场,后又在朝鲜战场战功卓著,所在的38军被称为“万岁军”,是我军王牌部队中的王牌。抗战期间,赣榆有近万名优秀子弟参军进入“老六团”,其中班庄镇朱孟村朱月华1940年参军,在部队中锻炼成长,后光荣地担任38军军长。正是在这支英雄的军队里,普通的农家子弟变成勇士,勇士的鲜血又染红战旗、铸就军魂。

       (转自《新华日报》)